最新域名:aai99.com ⇢ id656.com ⇢ aa466.com ⇢ jj895.com 以便下次观看
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留学生日记

留学生日记(1)

七月二十九日

我嘛~名字叫Tony,三年前第三次参加大学联考仍落榜后,被老爸给送到加拿大来读书。

留学生的生活嘛,过得还不错,只是女孩子没有像台湾一样到处都是,不过由于朋友圈大家的家庭背景都不错,所以大家日子过的都蛮奢华的。也不知是有钱人的老婆娶得比较漂亮,还是名牌的化妆品和衣服把女孩子变得美丽,在这的女留学生一个个都在台湾算是高水准的妹妹,脸蛋身材大家都在标准以上。

或许是天公作弄,自从三年前从学校宿舍搬出来以后,没有女朋友的我和一个台湾来的女孩子租了间两层楼的高级公寓(因为完全找不到其他想搬家的台湾人)。由于门口正对着游泳池,常看到老外辣妹穿着比基尼在晒太阳,偶尔眼睛吃吃冰淇淋,回家又有个可爱的女室友,对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由于我喜欢煮些吃的,而且个性又不错,所以在第一任室友搬家之后,先后又和两位女室友住(似乎我第一任室友给我的评价不错)。然而在第二任室友要搬走的前两个月,我……失恋了!当初相信纯纯的爱情的想法,对现在的我来说好像是种神话,在失恋的压力下,我决定去找职业的妓女,看看所谓的女人到底是如何?

在初尝女人身体的滋味后,觉得对女人的需求越来越大,对于爱情的理想也渐渐变成了肉欲的需求,但由于人在国外,偏偏又不喜欢洋妞,在去找过几次职业的妓女之后,渐渐地觉得没意思,我想要的是年轻漂亮的肉体,在看到网络上一片杀伐的援交风气后,让我不禁埋怨自己身在加拿大,偏偏又由于兵役问题卡在外国回不去。在精虫快冲脑的心情之下,渐渐的,我发现了原来身边就有个高级的货色。

我的第三位室友叫Vivian,她身高168 ,体重45 ,长得蛮像深田恭子的,由于有着天使般的脸孔、魔鬼的身材,加上家庭环境又是我们这里的留学生的前几名,追求着并不算少。一直以来,她开着她老爸买给她的保时捷,住着一个月租金三万多台币的高级公寓,生活过的逍遥自在。

但是好景不长,有个喜欢死缠烂打、又有点变态的大陆学生喜欢上她,常常三更半夜的去站在她窗外往里头看,又是写变态的信、又是打电话搔扰,吓得她打电话叫警察来,但没几天那大陆仔又出现。正在她烦恼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刚好和我第二任室友聊起,就这样的她就成为我第三任室友,我也成了她的室友兼保镳。

她搬来后开始的几个星期,那大陆学生又在我家楼下出现,由于我的185身高再加上我常去健身房练出来的体格,很快的,那瘦瘦小小的大陆仔就消失无踪……她非常高兴,为此还去买了条名牌的腰带送我。但是,对我来说,这件事的结束却是我渐渐改变的心情的一个序幕。

透过之前几个在台湾的损友帮助,他们将所谓的迷奸药丸FM2混在维他命里寄来给我,当我收到那包包裹时,心中的兴奋让我差点就忘掉我的计划。首先我先将少量的药剂混在饮料中,在她睡前让她喝下,过了数十分后再打她房内的电话,确定这药是否真的让她昏迷不醒。

果真,我打电话和敲门、甚至是我用备用钥匙进她房间(结果她没锁门)用力摇她也没醒来。心里越来越兴奋,看着她甜美可爱的脸庞,忍不住抱着她吻了下去,她软软小小的嘴唇,香滑的舌头和让人陶醉的体香,让我差点失去理智。当我发觉时,我的手已经伸到她的衣服里轻轻握着她软软的乳房,在起身确定没有遗漏些什么可疑点后,我轻轻的关上门,然后每隔半小时打她电话一次,以测量药剂的强度和她的反应。

终于,到了实际进行的一天……

按照她的习惯,每周六早上她都会去健身房运动一下,再喝杯牛奶、吃点沙拉,然后换上她那布料少的可怜的比基尼到楼下泳池旁晒日光浴。我事先把一罐开了的牛奶喝到剩一杯半,再加入可以让她昏睡三个小时的FM2,然后告诉她我等下要出门,没多久就听到她走到楼下的声音。

把冰箱打开,那牛奶已经被喝完了,接着我就走到楼下,和可爱的室友说声再见之后,开着我的BMW出去逛了十来分再回家。

走到泳池旁摇了摇我室友,完全没反应,看来药效已经彻底发挥了,二话不说就把她抱起来往屋内走去。老实说,抱住穿着比基尼的女人感觉跟抱着裸女没有什么两样,才刚抱起来走没两步,我的老二已经顶着裤子,害我怪不舒服的。

走进房间,把她放在我刚洗完被单的床上(怕留下味道),看着她甜甜的笑容和穿着比基尼的修长身材,觉得心跳越来越快。首先把她搂在怀中,重温旧梦的再次的品尝她甜美的嘴唇,同时两只手轻松的解开了那本来就遮不太住的比基尼,接着两只手摸上了除去泳装的两个胸部。软软的胸部不大不小,刚好一手一颗,或许是因为她常运动的关系吧,和职业的比起来腰似乎细一点,大约23~24之间。皮肤和趐胸摸起来除了柔软细致外,似乎又多了一种弹性,挺挺的胸部和两粒粉红色的奶头便成了我舌头接下来攻击的目标。

我伸出舌头,在她白嫩嫩的乳房上或舔或吮,我用舌尖沿着那粉红的乳晕,沿着那小小的圆形不断地舔弄,最后我用整个嘴含住了乳头,用舌尖不停的逗弄著、吸吮著,我感到Vivian的乳头在我的嘴里慢慢地挺立起来。

舔著舔著,突然两手抱着腰,把脸埋入她两胸之间,胸口和她的腹部紧紧贴著,除了胸口被她的柔软的细小阴毛弄得有点痒外,巴不得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过了一分钟,抬头看看她沉睡的脸,忍不住在她长长的睫毛上亲了一下,然后再次的享受她甜美的嘴唇。

过了一会,翘得半天高的老二让我沉不住气,我再将Vivian翻个身,让她趴着,并把Vivian的头置我的两股中间,接着我将Vivian的头小心地抬起,准确的将阴茎插入Vivian那温暖的小嘴,接着我慢慢地在其嘴内抽动。但此举并不能带给我达到高潮的感觉,我用两手抱住她的头,配合我抽动的节奏,一来一往的上下晃动,那温热的小嘴再加上抽动规律,又带着刺激的感觉,暖暖软软的舌头碰着我的龟头,让我越来越兴奋。

于是,我把Vivian再度抱起,让Vivian整个人面朝下、背朝上的趴在我的身上,接着我把Vivian的屁股抬起,然后我把头钻入她两胯之间;我看着那高高翘起的屁股、那雪白的大腿、美妙的肉体曲线,看得我欲火中烧。

我以右手的食指及中指隔着泳裤在其尚未开启的阴部大肆虐动,只见我的手指沿着那紧闭的肉缝来回的抚弄,然后我摸到了一颗小突起物,我用手指轻轻的揉了一下,再重重的压了一下;我感觉到了Vivian的身体动了一下,而且从她那以昏迷状态中的嘴,也轻溢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似乎是得到了很强烈的快感。我的另外一只手,当然不堪寂寞的在Vivian的屁股上搓揉,那绝佳的弹性、绝妙的触感,真是令我爱不释手。

于是我的手指沿着泳裤的边缝将手指深入里面,不停地来回在肉缝上抚摸,更是重点式的对那敏感之阴核一边抚弄、一边轻弹;另一只手则慢慢地在内裤外以食指向其肛门慢慢的深入、拔出。在我这种重点爱抚攻势下,不一会,Vivian的身体震了一下,从她那尚未开启的肉缝则缓缓流出大量的爱液,濡湿我的手指及Vivian的泳裤底部。

接着我把她泳裤褪下,看到她粉红色半开半合的肉缝,为了仔细看清楚她的花园,我拿了个枕头放在她的屁股下,将阴户垫高后,欣赏起来自是清楚。接着用食指插入花丛中,手指互换,将食指插入她的屁眼中,她的身体同时抽搐了一下,不过药效特强,并没有醒,只是想必她昏迷中仍有感觉,然后姆指插入她的阴道内,来回作活塞运动。

接下来我把红得发紫的龟头插入Vivian那温暖的小穴中,虽然紧紧的,但是在爱液的润滑下,虽然我的老二稍微大,但也是渐渐的容易挺动起来。我边抽动边用双手玩弄她漂亮的乳房,两根食指按着她挺起来的乳头,下半身更猛烈的抽动着,在抽动中看着她熟睡的脸庞,细细的眉毛似乎因为身体的感觉而微动了一下,更显得骄艳动人。

许多次的抽动过后,我把带着爱液的阴茎从她温暖的小穴中拔出,把她翻个身,让她脸朝下,然后将她浑圆的屁股拉到床边,从背后看她的裸体。浑圆的屁股加上细细的纤腰,加上刚刚让我抽插过的小穴充满了比刚才更多的爱液,忍不住又用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握住沾满爱液的老二对准她的小穴再次插了进去。接下来两手抓着她充? u性的胸部,由背后搂着她抽插了一阵子,她柔柔的长发带来阵阵迷人的芳香,接着两手按着她浑圆的屁股抽插了起来。

由这个角度看下去,自己的老二把她的粉红色肉穴塞满又翻出,老二上的青筋沾上她肉穴里分泌出来的爱液,在抽插的时候,双手按着她的浑圆充? u性的屁股,配合著阴茎的抽插推着她的屁股,推著推著姆指摸上了她的屁眼,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边抽插边用姆指轻轻的拨开她的菊花,由于不敢太用力,加上又忙着在她湿润的小穴中抽动,也看不到什么,忽然想到刚才自己右手的食指因为插过她湿润的小穴,食指上沾满了香滑的爱液,也没多想就把食指往她的菊花插了进去。

突然间,她的小穴缩了一下,对于正在抽插她阴户的我,这种收缩是种舒服的刺激,于是将食指轻轻的在她菊花内搅动,果如我所料,她的小穴也跟着一阵阵地收缩了起来。此时的我更加卖力的抽插,再各方的刺激下再抽插了四、五分钟后,就把肉棒从阵阵缩动的小穴中拔出来,将浓浊的精液喷在她浑圆的屁股和细细的腰上,极度痛快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用热水帮她擦干净身上的精液之后,老二不争气的又翘得满天高,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以我平常的能力来讲,至少一炮要一个多小时来算已经没有时间了,但又很想要,最后决定用左手搂着她的腰,偶尔又用手指去拨弄她的阴核和阴唇,然后将头埋入她充? u性的乳房,用嘴巴含着轻轻咬著,用舌尖去挑弄她粉红色的乳头,右手不断的抽弄著自己的小弟弟,数分之后我的第二发就射出来了。

小心地把她的比基尼穿回去后,把她抱回去她晒太阳的躺椅上面,看着她仍熟睡的脸孔,忍不住又亲了她脸颊一下,然后再开着我的爱车到附近的咖啡厅,叫杯饮料看着外面的天空,回忆著刚才种种的刺激。

一个多小时后,我打电话回家,Vivian接了电话,我还问她要不要我买个便当回家给她。

回到家后就对她说︰“今天太阳不大,没想到你还是有晒黑呀!”

她笑了笑说︰“会吗?我觉得没有晒到(废话,跟我运动可是晒不到太阳,我又不是暴露狂),你真觉得有吗?不过倒是睡了好长的一觉喔~~”

留学生日记(2)

八月三日

自从借由FM2的功效上了我的辣妹室友Vivian后,接连着的几个星期又和她做了几次。她本来两三周才晒一次的,但是不知是每次都被我乾坤大挪移的搬到家里来做床上运动而没晒得很黑,又或是觉得一觉起来特别有精神(阴阳调合嘛),最近每周都要日光浴,我也乐此不疲的定期帮她“按摩”、“保养”……

接连几周下来,感觉Vivian经过滋润后越来越漂亮,含春的眼眸,让她越来越具媚力,若不是她的金钱观让我觉得看不过去,认为这样的女孩当老婆麻烦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追。不过看她放在客厅的一台两三千美元的电视机呀,这念头想想就算。

我家虽然算有钱,但是用钱上我还算有节制,家里是放了几千万在银行,让我每个月领那利息钱当生活费,跟她的没有底线的花钱法不同(家里只是问过得好不好,从来不管她花钱的),不过我跟一般学生比起来算是不错了°°至少存两三个月就够在暑假带个妹妹去夏威夷玩玩。

说到夏威夷呀~不禁让我想起半年前的一段浪漫史……

她,瞳子,是个日本来加拿大念语言学校的东大学生,认识她是在朋友的生日Party里认识的,由于那位朋友刚从语言学校出来,所以还认识一些在读语言学校的学生。

在语言学校呀,台湾学生虽然没有日本人那么多,但是由于台湾人大多是要来读个几年拿个学位,所以人人一车是必要的,而那些短期留学的日本人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台湾人像群暴走族般的整群车队呼啸而去,车上载走漂亮的日本妹妹……

在人群里头我远远的就发现了她的存在,青春秀丽的她,有着白中透红的肌肤以及一双星晨般明亮的眼睛,在人群中,她就是种与众不同的存在……不久,她发现了我望着她发呆,而对我微微一笑,当时她的笑容如今仍然深刻的在我的心中,是如此的让我迷惑。

趁著舞会唱生日歌的时候,我轻轻的移动我的脚步到她身边,在帮忙分配蛋糕时故意去帮忙分,再借着分配蛋糕给她时开始和她交谈。

“Do you like fruit on your cake?”我问道。

她以接近美国人的标准英文跟我说︰“好呀~我蛮喜欢桃子的……”接着,我们就开始东南西北的聊了起来。

我很惊讶她的英文竟然完全没有日本人的口音,而且她的英文程度似乎比我来美国数年学的还要好,在我不断的追问之下,她总是以推托的答案来搪塞我︰“在学校学的好”、“遇到好老师”……最后当我问到她在日本读哪间学校时,她出现了犹豫的表情。

“东京大学。”在我一再追问下,她告诉了我,接着又对我说︰“希望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好吗?”她似乎不希望台湾人知道她的学校。

在日本人团体里由于她是东大学生的关系,几乎被当成不可亲近的人物,对我们台湾人来说,东京大学不过是间好学校,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但看来对日本人来说,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几个仍在读语言学校的台湾人纯以外表判断下,把这位高岭之花给请了过来。

“难怪都没有日本女孩子过来一起聊喔!”我心里想着。

她看起来眼神有点着急,似乎在担心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我问道。

“你……会不会讨厌东大生?”她表情似乎有点紧张。

“讨厌?为什么?”

在和她细谈之后,我渐渐了解到她的处境,原来她并不善于主动和人谈话,再加上她是东大学生的原故,所以来美国两个多礼拜几乎是天天一个人过,每天下课后,一个人慢慢走到校园里,拿着买来的花生,静静的坐在长倚上喂著在校园内奔跑的松鼠……

说到这里,她突然抬头看了看我,随即又有点脸红的低下了头︰“你……是我在美国认识的第一位朋友……”

看着她有点发红的耳朵,突然心口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是我的荣幸。”我说︰“不过,我们好像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哩!我叫Tony,由于我们台湾人在国外都习惯用英文名,所以叫我Tony就行啦!你呢?”

“Hitomi,”她说︰“Hitomi Yashimuuya。”

“用汉字怎么写?”

“吉村瞳子。”

“瞳子?”真是人如其名呀!我从未见到过如此漂亮的一对眼睛。

“碰~”的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在开香槟了,我去拿了两杯,又坐回了她身边,把香槟递了给她。

“我不会喝酒耶……对不起。”瞳子说。

“放心,这是香槟露,没有酒精的,跟苹果汁一样。我等下可是还要开车回家哩!”

“你有车呀?”她似乎还搞不清楚台湾学生都有台车代步的情况。

“有呀!等下我开车送你回去好吗?”看着Party就快结束了,我想多争取些机会。

“……嗯……麻烦你。”瞳子脸又红了起来。

在出门前,我被朋友给拉到一旁︰“他妈的!你这小子动作可真快呀!马上就认识了我们学校的冰山美人。”Peter踹了我一脚。

“还好啦~~”我干笑了两声︰“改天请你吃饭,OK?”

“算你小子有良心,不过先劝你呀!日本妹妹可不要太认真呀,都是马上要回去的。”

“尽量~尽量~~”我笑了笑,打了个招呼就拉着瞳子溜出了Party。

留学生日记(3)

八月三日

“这……是你的车吗?”瞳子似乎对我的BMW有点惊讶,“你不是一个学生吗?”她问道。

一路上她似乎在想什么似的一句话也不说,我想大概是为了车子的事吧!

“你觉得开BMW不好吗?”我看了看她。

“可是……你只是个20出头的学生,似乎……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她仿佛有点沮丧。

“小笨蛋,你不也是东大生?那我岂不是也要把你当成偶像拜?!”我轻轻的用手在她的额头敲了一下道,“更何况,我们留学生带车回台湾税不重,比在台湾便宜多了,开几年下来带回台湾卖了还有得赚哩!”我拚命地找理由解释。

“我只是想赚点钱,帮家里贴补一下我留学的费用而已,我家境只算是小康啦~~”

“你看我穿的也不是什么名牌呀!连个牌子都没有,一件几十块的衬衫呀!有钱的话,至少会穿件上面秀个女王头或是D&G之类的字吧!”

(好险,今天穿的Versase只有在钮扣上面有字。开玩笑,Party不穿件“战袍”出来趴哩趴哩怎么可以……)

“可是我觉得你穿的衣服好像很有特色耶!”瞳子有点动摇了。 ^_^

“特色?台湾最强的特色就是盗版,今天巴黎时装展出现的,明天台湾夜市就在卖了。你摸摸这件布料,还有点像塑胶哩!一件40美元(少了个0,反正数学上0是代表没有嘛),我还跟老板杀到35才买的哩!我觉得有点贵……”

还好是晚上让我比较好骗人,否则她看到我贼贼的样子,大概就穿梆了。

“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杀价?怎么个杀法?”她似乎对台湾的夜市没什么概念。

在我比手划脚的解释下,渐渐的车子开到她寄宿的家(我已经多绕了很长的远路)。

“你……愿意当我的英文会话练习的朋友吗?”在到她家巷口,她有点支支唔唔的问道︰“你是这里的大学生,英文很好,能让我有练习机会吗?”她似乎有点紧张。

(说我烂英文比东大生好?她信我可不信呀~~)

“没问题,刚好我今天开始放春假,有空的话,找你出来喝杯咖啡聊聊天。OK?”

(卯死了~~我正打算下车前找借口要电话哩!管他英文程度ABC。)

“这是我的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号码……”我用着比西部牛仔掏枪还快的速度拿出了事先打的名片︰“明天我没事,给我个电话OK?”

在看着她走进屋子后,我以愉快的心情将我的爱车飙到最快(爽嘛~~)一路冲回家去。

第二天……

平常没事我总会上网东逛西逛,不过今天为了等瞳子的电话(手机偶尔会收讯不良),我从起床后就闲著无聊。

“去洗衣服好了……”正在这样想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起。

“Hello~请问Tony在吗?”是瞳子打电话来了,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十分好听。

“我就是。瞳子对吧!你好吗?”我用最大意志,把爽到发抖的声音稳定下来。

“我很好,谢谢。你哩?”(Fine,thank you and you?)感觉好像我们在录国中英文课本的对话喔! >_<

“今天下午有空吗?要出来聊聊天吗?”我问道。(废话!不然妹妹打电话来干什么?)

“好呀~你方便吗?”她似乎有点快乐,“我从来都没有去过这里的咖啡厅耶!”她接着说道。

“当然有空呀!我一个小时后来接你OK?”我说。

“那……等下见了!”

45分后,我穿着一件Nike的外套(千万不能穿战袍,至少妹妹会乱想),在她家门前出现。

“叮当~”

她从窗口探出头来,对我说︰“等我一下,马上来……”

三分钟后,她背着个小包包走了出来,太阳底下的她,比昨晚的她更让我有着深刻的印象,白色的洋装、乌黑柔亮的头发,配上她一对充满灵气的眼睛,在加拿大的晴空下,仿佛像只佻皮的精灵。对于她在语言学校的“冰山美人”的绰号,感觉似乎不能连贯。(大概那几位学弟的英文程度还不够好吧,两句话就触礁了。)

“你觉得我穿的很奇怪吗?”她见到我看着她,有点发愣有点担心的问道。

“是有点,你比昨天晚上好看多了!”我蛮狗腿的,自从有了女室友后呀,学到的几样真理就是︰

1.想法要天真-她说Hello Kitty,你就要聊Cool企鹅。

2.只要妹妹对你有好感,再马屁再狗腿的话,妹妹听了都不会觉得呕心。

“真的吗?”她害羞的低下头。

(真爽!我就是喜欢这种聪明、反应快、又会害羞的女孩。我们这里的台湾女孩呀,个个都像炸了三次的老油条,我亏一句,会被妹妹到亏三句。日本妹妹万岁!~~)

在一间湖畔的露天咖啡厅,凉爽的风迎面吹来,温暖的太阳以及身旁的漂亮妹妹,让我觉得人生快乐不过如此。在一个下午的闲聊中渐渐了解了她的个性,当然也为了下次甚至下下次找她出来的理由舖好了路(她刚来许多文件要办)。

此时突然想起我室友Jenny的话︰“女孩子呀,若是对你有意思的话,会想办法给你机会来约她,好比说︰会透露她须要帮忙让你‘主动’帮她……”

就这样一次次地由各种明帮忙、暗约会的见面下,我们渐渐地坠入情网。

第一次亲她,是在看完电影后带她到河边看星星时……在亲她时,感觉她好像只受惊的小猫,觉得身体稍后向后缩了一点,她那有点发抖的柔软双唇,和香香甜甜的少女幽香,让我忍不住用双手搂紧她,生怕这一刻的她会凭空消失。

在这天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有银河的星空,就好像我们俩之间的感情般,灿烂耀眼。

留学生日记(1)

七月二十九日

我嘛~名字叫Tony,三年前第三次参加大学联考仍落榜后,被老爸给送到加拿大来读书。

留学生的生活嘛,过得还不错,只是女孩子没有像台湾一样到处都是,不过由于朋友圈大家的家庭背景都不错,所以大家日子过的都蛮奢华的。也不知是有钱人的老婆娶得比较漂亮,还是名牌的化妆品和衣服把女孩子变得美丽,在这的女留学生一个个都在台湾算是高水准的妹妹,脸蛋身材大家都在标准以上。

或许是天公作弄,自从三年前从学校宿舍搬出来以后,没有女朋友的我和一个台湾来的女孩子租了间两层楼的高级公寓(因为完全找不到其他想搬家的台湾人)。由于门口正对着游泳池,常看到老外辣妹穿着比基尼在晒太阳,偶尔眼睛吃吃冰淇淋,回家又有个可爱的女室友,对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由于我喜欢煮些吃的,而且个性又不错,所以在第一任室友搬家之后,先后又和两位女室友住(似乎我第一任室友给我的评价不错)。然而在第二任室友要搬走的前两个月,我……失恋了!当初相信纯纯的爱情的想法,对现在的我来说好像是种神话,在失恋的压力下,我决定去找职业的妓女,看看所谓的女人到底是如何?

在初尝女人身体的滋味后,觉得对女人的需求越来越大,对于爱情的理想也渐渐变成了肉欲的需求,但由于人在国外,偏偏又不喜欢洋妞,在去找过几次职业的妓女之后,渐渐地觉得没意思,我想要的是年轻漂亮的肉体,在看到网络上一片杀伐的援交风气后,让我不禁埋怨自己身在加拿大,偏偏又由于兵役问题卡在外国回不去。在精虫快冲脑的心情之下,渐渐的,我发现了原来身边就有个高级的货色。

我的第三位室友叫Vivian,她身高168 ,体重45 ,长得蛮像深田恭子的,由于有着天使般的脸孔、魔鬼的身材,加上家庭环境又是我们这里的留学生的前几名,追求着并不算少。一直以来,她开着她老爸买给她的保时捷,住着一个月租金三万多台币的高级公寓,生活过的逍遥自在。

但是好景不长,有个喜欢死缠烂打、又有点变态的大陆学生喜欢上她,常常三更半夜的去站在她窗外往里头看,又是写变态的信、又是打电话搔扰,吓得她打电话叫警察来,但没几天那大陆仔又出现。正在她烦恼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刚好和我第二任室友聊起,就这样的她就成为我第三任室友,我也成了她的室友兼保镳。

她搬来后开始的几个星期,那大陆学生又在我家楼下出现,由于我的185身高再加上我常去健身房练出来的体格,很快的,那瘦瘦小小的大陆仔就消失无踪……她非常高兴,为此还去买了条名牌的腰带送我。但是,对我来说,这件事的结束却是我渐渐改变的心情的一个序幕。

透过之前几个在台湾的损友帮助,他们将所谓的迷奸药丸FM2混在维他命里寄来给我,当我收到那包包裹时,心中的兴奋让我差点就忘掉我的计划。首先我先将少量的药剂混在饮料中,在她睡前让她喝下,过了数十分后再打她房内的电话,确定这药是否真的让她昏迷不醒。

果真,我打电话和敲门、甚至是我用备用钥匙进她房间(结果她没锁门)用力摇她也没醒来。心里越来越兴奋,看着她甜美可爱的脸庞,忍不住抱着她吻了下去,她软软小小的嘴唇,香滑的舌头和让人陶醉的体香,让我差点失去理智。当我发觉时,我的手已经伸到她的衣服里轻轻握着她软软的乳房,在起身确定没有遗漏些什么可疑点后,我轻轻的关上门,然后每隔半小时打她电话一次,以测量药剂的强度和她的反应。

终于,到了实际进行的一天……

按照她的习惯,每周六早上她都会去健身房运动一下,再喝杯牛奶、吃点沙拉,然后换上她那布料少的可怜的比基尼到楼下泳池旁晒日光浴。我事先把一罐开了的牛奶喝到剩一杯半,再加入可以让她昏睡三个小时的FM2,然后告诉她我等下要出门,没多久就听到她走到楼下的声音。

把冰箱打开,那牛奶已经被喝完了,接着我就走到楼下,和可爱的室友说声再见之后,开着我的BMW出去逛了十来分再回家。

走到泳池旁摇了摇我室友,完全没反应,看来药效已经彻底发挥了,二话不说就把她抱起来往屋内走去。老实说,抱住穿着比基尼的女人感觉跟抱着裸女没有什么两样,才刚抱起来走没两步,我的老二已经顶着裤子,害我怪不舒服的。

走进房间,把她放在我刚洗完被单的床上(怕留下味道),看着她甜甜的笑容和穿着比基尼的修长身材,觉得心跳越来越快。首先把她搂在怀中,重温旧梦的再次的品尝她甜美的嘴唇,同时两只手轻松的解开了那本来就遮不太住的比基尼,接着两只手摸上了除去泳装的两个胸部。软软的胸部不大不小,刚好一手一颗,或许是因为她常运动的关系吧,和职业的比起来腰似乎细一点,大约23~24之间。皮肤和趐胸摸起来除了柔软细致外,似乎又多了一种弹性,挺挺的胸部和两粒粉红色的奶头便成了我舌头接下来攻击的目标。

我伸出舌头,在她白嫩嫩的乳房上或舔或吮,我用舌尖沿着那粉红的乳晕,沿着那小小的圆形不断地舔弄,最后我用整个嘴含住了乳头,用舌尖不停的逗弄著、吸吮著,我感到Vivian的乳头在我的嘴里慢慢地挺立起来。

舔著舔著,突然两手抱着腰,把脸埋入她两胸之间,胸口和她的腹部紧紧贴著,除了胸口被她的柔软的细小阴毛弄得有点痒外,巴不得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过了一分钟,抬头看看她沉睡的脸,忍不住在她长长的睫毛上亲了一下,然后再次的享受她甜美的嘴唇。

过了一会,翘得半天高的老二让我沉不住气,我再将Vivian翻个身,让她趴着,并把Vivian的头置我的两股中间,接着我将Vivian的头小心地抬起,准确的将阴茎插入Vivian那温暖的小嘴,接着我慢慢地在其嘴内抽动。但此举并不能带给我达到高潮的感觉,我用两手抱住她的头,配合我抽动的节奏,一来一往的上下晃动,那温热的小嘴再加上抽动规律,又带着刺激的感觉,暖暖软软的舌头碰着我的龟头,让我越来越兴奋。

于是,我把Vivian再度抱起,让Vivian整个人面朝下、背朝上的趴在我的身上,接着我把Vivian的屁股抬起,然后我把头钻入她两胯之间;我看着那高高翘起的屁股、那雪白的大腿、美妙的肉体曲线,看得我欲火中烧。

我以右手的食指及中指隔着泳裤在其尚未开启的阴部大肆虐动,只见我的手指沿着那紧闭的肉缝来回的抚弄,然后我摸到了一颗小突起物,我用手指轻轻的揉了一下,再重重的压了一下;我感觉到了Vivian的身体动了一下,而且从她那以昏迷状态中的嘴,也轻溢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似乎是得到了很强烈的快感。我的另外一只手,当然不堪寂寞的在Vivian的屁股上搓揉,那绝佳的弹性、绝妙的触感,真是令我爱不释手。

于是我的手指沿着泳裤的边缝将手指深入里面,不停地来回在肉缝上抚摸,更是重点式的对那敏感之阴核一边抚弄、一边轻弹;另一只手则慢慢地在内裤外以食指向其肛门慢慢的深入、拔出。在我这种重点爱抚攻势下,不一会,Vivian的身体震了一下,从她那尚未开启的肉缝则缓缓流出大量的爱液,濡湿我的手指及Vivian的泳裤底部。

接着我把她泳裤褪下,看到她粉红色半开半合的肉缝,为了仔细看清楚她的花园,我拿了个枕头放在她的屁股下,将阴户垫高后,欣赏起来自是清楚。接着用食指插入花丛中,手指互换,将食指插入她的屁眼中,她的身体同时抽搐了一下,不过药效特强,并没有醒,只是想必她昏迷中仍有感觉,然后姆指插入她的阴道内,来回作活塞运动。

接下来我把红得发紫的龟头插入Vivian那温暖的小穴中,虽然紧紧的,但是在爱液的润滑下,虽然我的老二稍微大,但也是渐渐的容易挺动起来。我边抽动边用双手玩弄她漂亮的乳房,两根食指按着她挺起来的乳头,下半身更猛烈的抽动着,在抽动中看着她熟睡的脸庞,细细的眉毛似乎因为身体的感觉而微动了一下,更显得骄艳动人。

许多次的抽动过后,我把带着爱液的阴茎从她温暖的小穴中拔出,把她翻个身,让她脸朝下,然后将她浑圆的屁股拉到床边,从背后看她的裸体。浑圆的屁股加上细细的纤腰,加上刚刚让我抽插过的小穴充满了比刚才更多的爱液,忍不住又用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握住沾满爱液的老二对准她的小穴再次插了进去。接下来两手抓着她充? u性的胸部,由背后搂着她抽插了一阵子,她柔柔的长发带来阵阵迷人的芳香,接着两手按着她浑圆的屁股抽插了起来。

由这个角度看下去,自己的老二把她的粉红色肉穴塞满又翻出,老二上的青筋沾上她肉穴里分泌出来的爱液,在抽插的时候,双手按着她的浑圆充? u性的屁股,配合著阴茎的抽插推着她的屁股,推著推著姆指摸上了她的屁眼,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边抽插边用姆指轻轻的拨开她的菊花,由于不敢太用力,加上又忙着在她湿润的小穴中抽动,也看不到什么,忽然想到刚才自己右手的食指因为插过她湿润的小穴,食指上沾满了香滑的爱液,也没多想就把食指往她的菊花插了进去。

突然间,她的小穴缩了一下,对于正在抽插她阴户的我,这种收缩是种舒服的刺激,于是将食指轻轻的在她菊花内搅动,果如我所料,她的小穴也跟着一阵阵地收缩了起来。此时的我更加卖力的抽插,再各方的刺激下再抽插了四、五分钟后,就把肉棒从阵阵缩动的小穴中拔出来,将浓浊的精液喷在她浑圆的屁股和细细的腰上,极度痛快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用热水帮她擦干净身上的精液之后,老二不争气的又翘得满天高,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以我平常的能力来讲,至少一炮要一个多小时来算已经没有时间了,但又很想要,最后决定用左手搂着她的腰,偶尔又用手指去拨弄她的阴核和阴唇,然后将头埋入她充? u性的乳房,用嘴巴含着轻轻咬著,用舌尖去挑弄她粉红色的乳头,右手不断的抽弄著自己的小弟弟,数分之后我的第二发就射出来了。

小心地把她的比基尼穿回去后,把她抱回去她晒太阳的躺椅上面,看着她仍熟睡的脸孔,忍不住又亲了她脸颊一下,然后再开着我的爱车到附近的咖啡厅,叫杯饮料看着外面的天空,回忆著刚才种种的刺激。

一个多小时后,我打电话回家,Vivian接了电话,我还问她要不要我买个便当回家给她。

回到家后就对她说︰“今天太阳不大,没想到你还是有晒黑呀!”

她笑了笑说︰“会吗?我觉得没有晒到(废话,跟我运动可是晒不到太阳,我又不是暴露狂),你真觉得有吗?不过倒是睡了好长的一觉喔~~”

留学生日记(2)

八月三日

自从借由FM2的功效上了我的辣妹室友Vivian后,接连着的几个星期又和她做了几次。她本来两三周才晒一次的,但是不知是每次都被我乾坤大挪移的搬到家里来做床上运动而没晒得很黑,又或是觉得一觉起来特别有精神(阴阳调合嘛),最近每周都要日光浴,我也乐此不疲的定期帮她“按摩”、“保养”……

接连几周下来,感觉Vivian经过滋润后越来越漂亮,含春的眼眸,让她越来越具媚力,若不是她的金钱观让我觉得看不过去,认为这样的女孩当老婆麻烦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追。不过看她放在客厅的一台两三千美元的电视机呀,这念头想想就算。

我家虽然算有钱,但是用钱上我还算有节制,家里是放了几千万在银行,让我每个月领那利息钱当生活费,跟她的没有底线的花钱法不同(家里只是问过得好不好,从来不管她花钱的),不过我跟一般学生比起来算是不错了°°至少存两三个月就够在暑假带个妹妹去夏威夷玩玩。

说到夏威夷呀~不禁让我想起半年前的一段浪漫史……

她,瞳子,是个日本来加拿大念语言学校的东大学生,认识她是在朋友的生日Party里认识的,由于那位朋友刚从语言学校出来,所以还认识一些在读语言学校的学生。

在语言学校呀,台湾学生虽然没有日本人那么多,但是由于台湾人大多是要来读个几年拿个学位,所以人人一车是必要的,而那些短期留学的日本人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台湾人像群暴走族般的整群车队呼啸而去,车上载走漂亮的日本妹妹……

在人群里头我远远的就发现了她的存在,青春秀丽的她,有着白中透红的肌肤以及一双星晨般明亮的眼睛,在人群中,她就是种与众不同的存在……不久,她发现了我望着她发呆,而对我微微一笑,当时她的笑容如今仍然深刻的在我的心中,是如此的让我迷惑。

趁著舞会唱生日歌的时候,我轻轻的移动我的脚步到她身边,在帮忙分配蛋糕时故意去帮忙分,再借着分配蛋糕给她时开始和她交谈。

“Do you like fruit on your cake?”我问道。

她以接近美国人的标准英文跟我说︰“好呀~我蛮喜欢桃子的……”接着,我们就开始东南西北的聊了起来。

我很惊讶她的英文竟然完全没有日本人的口音,而且她的英文程度似乎比我来美国数年学的还要好,在我不断的追问之下,她总是以推托的答案来搪塞我︰“在学校学的好”、“遇到好老师”……最后当我问到她在日本读哪间学校时,她出现了犹豫的表情。

“东京大学。”在我一再追问下,她告诉了我,接着又对我说︰“希望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好吗?”她似乎不希望台湾人知道她的学校。

在日本人团体里由于她是东大学生的关系,几乎被当成不可亲近的人物,对我们台湾人来说,东京大学不过是间好学校,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但看来对日本人来说,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几个仍在读语言学校的台湾人纯以外表判断下,把这位高岭之花给请了过来。

“难怪都没有日本女孩子过来一起聊喔!”我心里想着。

她看起来眼神有点着急,似乎在担心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我问道。

“你……会不会讨厌东大生?”她表情似乎有点紧张。

“讨厌?为什么?”

在和她细谈之后,我渐渐了解到她的处境,原来她并不善于主动和人谈话,再加上她是东大学生的原故,所以来美国两个多礼拜几乎是天天一个人过,每天下课后,一个人慢慢走到校园里,拿着买来的花生,静静的坐在长倚上喂著在校园内奔跑的松鼠……

说到这里,她突然抬头看了看我,随即又有点脸红的低下了头︰“你……是我在美国认识的第一位朋友……”

看着她有点发红的耳朵,突然心口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是我的荣幸。”我说︰“不过,我们好像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哩!我叫Tony,由于我们台湾人在国外都习惯用英文名,所以叫我Tony就行啦!你呢?”

“Hitomi,”她说︰“Hitomi Yashimuuya。”

“用汉字怎么写?”

“吉村瞳子。”

“瞳子?”真是人如其名呀!我从未见到过如此漂亮的一对眼睛。

“碰~”的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在开香槟了,我去拿了两杯,又坐回了她身边,把香槟递了给她。

“我不会喝酒耶……对不起。”瞳子说。

“放心,这是香槟露,没有酒精的,跟苹果汁一样。我等下可是还要开车回家哩!”

“你有车呀?”她似乎还搞不清楚台湾学生都有台车代步的情况。

“有呀!等下我开车送你回去好吗?”看着Party就快结束了,我想多争取些机会。

“……嗯……麻烦你。”瞳子脸又红了起来。

在出门前,我被朋友给拉到一旁︰“他妈的!你这小子动作可真快呀!马上就认识了我们学校的冰山美人。”Peter踹了我一脚。

“还好啦~~”我干笑了两声︰“改天请你吃饭,OK?”

“算你小子有良心,不过先劝你呀!日本妹妹可不要太认真呀,都是马上要回去的。”

“尽量~尽量~~”我笑了笑,打了个招呼就拉着瞳子溜出了Party。

留学生日记(3)

八月三日

“这……是你的车吗?”瞳子似乎对我的BMW有点惊讶,“你不是一个学生吗?”她问道。

一路上她似乎在想什么似的一句话也不说,我想大概是为了车子的事吧!

“你觉得开BMW不好吗?”我看了看她。

“可是……你只是个20出头的学生,似乎……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她仿佛有点沮丧。

“小笨蛋,你不也是东大生?那我岂不是也要把你当成偶像拜?!”我轻轻的用手在她的额头敲了一下道,“更何况,我们留学生带车回台湾税不重,比在台湾便宜多了,开几年下来带回台湾卖了还有得赚哩!”我拚命地找理由解释。

“我只是想赚点钱,帮家里贴补一下我留学的费用而已,我家境只算是小康啦~~”

“你看我穿的也不是什么名牌呀!连个牌子都没有,一件几十块的衬衫呀!有钱的话,至少会穿件上面秀个女王头或是D&G之类的字吧!”

(好险,今天穿的Versase只有在钮扣上面有字。开玩笑,Party不穿件“战袍”出来趴哩趴哩怎么可以……)

“可是我觉得你穿的衣服好像很有特色耶!”瞳子有点动摇了。 ^_^

“特色?台湾最强的特色就是盗版,今天巴黎时装展出现的,明天台湾夜市就在卖了。你摸摸这件布料,还有点像塑胶哩!一件40美元(少了个0,反正数学上0是代表没有嘛),我还跟老板杀到35才买的哩!我觉得有点贵……”

还好是晚上让我比较好骗人,否则她看到我贼贼的样子,大概就穿梆了。

“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杀价?怎么个杀法?”她似乎对台湾的夜市没什么概念。

在我比手划脚的解释下,渐渐的车子开到她寄宿的家(我已经多绕了很长的远路)。

“你……愿意当我的英文会话练习的朋友吗?”在到她家巷口,她有点支支唔唔的问道︰“你是这里的大学生,英文很好,能让我有练习机会吗?”她似乎有点紧张。

(说我烂英文比东大生好?她信我可不信呀~~)

“没问题,刚好我今天开始放春假,有空的话,找你出来喝杯咖啡聊聊天。OK?”

(卯死了~~我正打算下车前找借口要电话哩!管他英文程度ABC。)

“这是我的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号码……”我用着比西部牛仔掏枪还快的速度拿出了事先打的名片︰“明天我没事,给我个电话OK?”

在看着她走进屋子后,我以愉快的心情将我的爱车飙到最快(爽嘛~~)一路冲回家去。

第二天……

平常没事我总会上网东逛西逛,不过今天为了等瞳子的电话(手机偶尔会收讯不良),我从起床后就闲著无聊。

“去洗衣服好了……”正在这样想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起。

“Hello~请问Tony在吗?”是瞳子打电话来了,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十分好听。

“我就是。瞳子对吧!你好吗?”我用最大意志,把爽到发抖的声音稳定下来。

“我很好,谢谢。你哩?”(Fine,thank you and you?)感觉好像我们在录国中英文课本的对话喔! >_<

“今天下午有空吗?要出来聊聊天吗?”我问道。(废话!不然妹妹打电话来干什么?)

“好呀~你方便吗?”她似乎有点快乐,“我从来都没有去过这里的咖啡厅耶!”她接着说道。

“当然有空呀!我一个小时后来接你OK?”我说。

“那……等下见了!”

45分后,我穿着一件Nike的外套(千万不能穿战袍,至少妹妹会乱想),在她家门前出现。

“叮当~”

她从窗口探出头来,对我说︰“等我一下,马上来……”

三分钟后,她背着个小包包走了出来,太阳底下的她,比昨晚的她更让我有着深刻的印象,白色的洋装、乌黑柔亮的头发,配上她一对充满灵气的眼睛,在加拿大的晴空下,仿佛像只佻皮的精灵。对于她在语言学校的“冰山美人”的绰号,感觉似乎不能连贯。(大概那几位学弟的英文程度还不够好吧,两句话就触礁了。)

“你觉得我穿的很奇怪吗?”她见到我看着她,有点发愣有点担心的问道。

“是有点,你比昨天晚上好看多了!”我蛮狗腿的,自从有了女室友后呀,学到的几样真理就是︰

1.想法要天真-她说Hello Kitty,你就要聊Cool企鹅。

2.只要妹妹对你有好感,再马屁再狗腿的话,妹妹听了都不会觉得呕心。

“真的吗?”她害羞的低下头。

(真爽!我就是喜欢这种聪明、反应快、又会害羞的女孩。我们这里的台湾女孩呀,个个都像炸了三次的老油条,我亏一句,会被妹妹到亏三句。日本妹妹万岁!~~)

在一间湖畔的露天咖啡厅,凉爽的风迎面吹来,温暖的太阳以及身旁的漂亮妹妹,让我觉得人生快乐不过如此。在一个下午的闲聊中渐渐了解了她的个性,当然也为了下次甚至下下次找她出来的理由舖好了路(她刚来许多文件要办)。

此时突然想起我室友Jenny的话︰“女孩子呀,若是对你有意思的话,会想办法给你机会来约她,好比说︰会透露她须要帮忙让你‘主动’帮她……”

就这样一次次地由各种明帮忙、暗约会的见面下,我们渐渐地坠入情网。

第一次亲她,是在看完电影后带她到河边看星星时……在亲她时,感觉她好像只受惊的小猫,觉得身体稍后向后缩了一点,她那有点发抖的柔软双唇,和香香甜甜的少女幽香,让我忍不住用双手搂紧她,生怕这一刻的她会凭空消失。

在这天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有银河的星空,就好像我们俩之间的感情般,灿烂耀眼。